新闻是有分量的

媒体行业:中国科技创投界的摇篮

2019-05-06 21:08栏目:创投界

媒体行业:中国科技创投界的摇篮

虎嗅注:本文作者Elliott Zaagman(艾略特·扎格曼) 是一名培训师、组织变革管理咨询师,专注于帮助中国企业走向全球化。他主要为创业者和公司高管提供咨询服务,帮助他们扬长避短,成为一名具有国际化视野的企业领导者。他目前还是“中国科技投资者”播客的主持人之一,您可以在喜马拉雅或其他播客平台收听到他的内容。若您想和他联络,可通过其Linkedln及个人微信号(都是“ezaagman”) 。同时,您也可关注他的新浪微博和知乎账号:@Ell小查。

经作者授权,本文中文版首发虎嗅,由虎嗅编译,转载须经作者同意,并务必注明该条虎嗅注全文。

作者 | Ell查

编译 | 乌鸦骑警

如果有机会与一些专业媒体人士聊聊中国新闻行业的现状,你会意识到,目前这一群体的发展前景并不乐观。

上世纪90年代和本世纪前十年可谓是媒体的黄金年代,不少年轻人也是在那一时段产生了对新闻事业的兴趣与热情。不过遗憾的是,在入行之后,他们很可能发现,不仅自己的薪水常年不见明显增长(没降薪就不错了),而且整体大环境也不甚友好。一方面,这里对点击量的崇拜远高于对职业操守的重视;另一方面,今天的媒体人还要面对逐渐趋严的监管氛围以及残酷竞争的商业世界——大公司们总是会竭尽全力“扑杀”所谓的“负面新闻”,努力“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高质量深度文章越来越少了。

但与新闻行业略显萎靡的发展状况遥相呼应的另一个现实是:在今天,全中国几乎最优秀的年轻人都在疯狂涌入蓬勃发展的科技互联网行业。在这里,一夜暴富,成为百万、甚至千万富翁都不是传说,其中一些人还会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为后来者所敬仰。

乍看上去,如履薄冰的媒体世界和热闹非凡的科技互联网根本就是两个互不干涉的独立空间。然而细究之下,你才会明白,这实际上是一个行业成就另一个行业的故事。

这样的说法并不夸张。在中国互联网领域,有相当数量的企业家、高管、投资人来自媒体圈。用他们自己的话说,是多年的、成体系化的采编工作锻炼了他们的各项专业技能,塑造了他们的独特视角,“若非此,我们很难在商业世界里建立尺寸之功。”

这篇文章的主角是几个在“新闻行业黄金年代”入行的年轻媒体人;故事将围绕他们所创建的那些在中国互联网史上有着标志性意义的名字……

热忱的“福音传道者”

在2003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拿到硕士学位后,李娜得到了她人生的第一份工作:《IT经理世界》记者。“我所学的专业就是新闻学,我想报道商业新闻。”李娜说。“不过当时我并不知道自己最感兴趣的商业领域是什么。”

迷茫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新“导师”的到来——这位名叫张鹏(英文名Jack Zhang)的北京年轻记者热情、开朗、健谈,用李娜的话说,“他大概是部门里最有活力的人了,很多人都会为他的激情所感染。我后来选择的报道方向就是他的主攻领域。”

说起张鹏,他是一位“硅谷信徒”,对那里的创业故事如数家珍。有感于硅谷的企业家精神,张鹏对中国的创业环境也颇为乐观。他认为中国和硅谷一样,都是创业者发展的沃土。

如果张鹏不是生在这个时代、这个国度,他很可能成为一位福音传道者,亦或是一位传教士。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很多人在谈起他和他的“门徒”时,都免不了会引用到其常说的宗教术语,比如“信仰”、“教义”、“教堂”等等。

所谓“信仰”一般指的是“坚信科技潜能,相信技术能够让生活更好”;“教义”围绕的则是“好奇心”、“产品设计”、“用户导向”等关键词。

那么“教堂”呢?

它是指张鹏组织举办的科技圈企业家们参与的大型聚会。

这场聚会已举办了十年。从最初“蜗居”地下室的小型活动,到如今能连续举办三天,还能邀请来诸如埃隆·马斯克、雷·库兹韦尔这样的大人物到场参会,张鹏的“地下作品”俨然已成“超级盛会”。

“张鹏似乎给他手下员工的大脑都装上了芯片”,一位老员工在谈到其老板的人格魅力时打趣道。

不过,张鹏的热忱在当年,创业生态还处于萌芽期的中国并不为众人所接受。很多人把他的行事作风定性为“古怪”、“无法理解”。

“我刚开始跟他工作那会儿,中国商界的大部分人甚至连VC(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是什么都不知道。”李娜说,“他们会以为你说的是维生素C。”